× 首頁 基金獎 精選頻道 看影片 買雜誌 購物車(0) 序號開通 登入/註冊
從負債谷底攀上影劇巔峰 2004年,電視劇《鬥魚》開播,創下極高收視率,時隔14年,《鬥魚》改拍成電影,今年8月在台灣上映,憶起一路走過來的種種,製作人柯宜勤難得分享了那段「每天趕3點半」的日子。 「踏進這社會,什麼都能擁有,卻沒有了未來。」7、8年級的讀者們,想必都對《鬥魚》這齣富家女與古惑仔相戀的偶像劇不陌生,由知名樂團「F.I.R」演唱的主題曲更是膾炙人口傳唱至今。時隔14年,為一圓導演柯翰辰的電影夢,《鬥魚》翻拍成電影上映,柯翰辰的姊姊,也是總監製柯宜勤接受本刊採訪,首度道出24年前接手公司,從設備租借、外包節目製作、拍攝戲劇到如今進軍電影,一路走來曾面臨的種種困境。 頂著一頭俏麗捲髮,帶著爽朗的笑容,完全看不出柯宜勤現年53歲,更看不出她已是2個孩子的媽。柯宜勤的兒子今年8歲,女兒7歲,「我兒子這次在戲裡飾演小單子喔!」她向記者秀出了手機桌布,上頭有一雙可愛的兒女,和她長得真像,談到孩子時幸福的神情溢於言表,無不透露出為人母的慈祥。 為助攝影師弟回國 重整公司轉做內容產製 20多年來,製作了多齣膾炙人口的節目、戲劇,但其實剛開始,柯宜勤和柯翰辰的影劇路,走得就和這些戲的劇情一樣,一波三折。 在爸爸的支持下,莫約24年前,出身攝影師的柯翰辰開設了多曼尼公司,接起節目與戲劇的外包案,出借器材、協助拍攝。但由於是技術人才,又常忙於拍攝而疏於管理公司,使得開出的支票全數跳票,稅金問題也一團糟。在美國學商的柯宜勤,才在父親的勸說下,回國進入弟弟公司,協助重整財務並加入經營。 「姊,我們應該要趕快從硬體轉到做軟體。」由於器材方面難與大公司競爭,於是兩姊弟決定讓公司轉型做「軟體」,也就是開始「產製內容」,而不再只做出借器材的生意。 負債曾高達7百萬元 天天跑銀行軋3點半 轉型初期,姊弟倆接了大量的旅遊節目以及「工商簡介」和保險簡介,再將帶子拿回台灣吸引投資人。 柯宜勤回憶道,有一回上海的案子沒拿到錢,還倒賠了100多萬元。「這還不是最多的,公司初期的欠債最高峰是700萬,那時常失誤或被騙、被倒錢。柯宜勤說,那段期間簡直就像世界末日。 「我覺得那是最慘的時期,每天都在軋3點半。」柯宜勤還記得,當時她常在公司巷口走來走去,煩惱應該找誰調錢。那時她公司後面有間土地公廟,「我每天晚上幾乎都要去土地公廟,祈求明天的3點半可以過關。」有時土地公廟關門了,她就在門外拜託。 開始經營公司後,才知道做生意「不怕沒錢,就怕轉不了錢。」負債纏身的日子,柯宜勤每天都在趕3點半,四處借錢週轉,甚至翻報紙借高利貸,就為了維持在銀行的信用,深怕任何一點不良紀錄,會影響到日後與銀行的融資。「我都翻報紙,也沒有熟識哪家,只要是有放高利貸的公司我就打去借。」她記得有一年,發完年終獎金後,公司只剩下2千元,她和弟弟一人分了1千元,「那就是我們的年終。」 全文未完,看更多請見《Money錢》2018年9月號第132期

柯宜勤靠活化房產翻身


從負債谷底攀上影劇巔峰

2004年,電視劇《鬥魚》開播,創下極高收視率,時隔14年,《鬥魚》改拍成電影,今年8月在台灣上映,憶起一路走過來的種種,製作人柯宜勤難得分享了那段「每天趕3點半」的日子。

「踏進這社會,什麼都能擁有,卻沒有了未來。」7、8年級的讀者們,想必都對《鬥魚》這齣富家女與古惑仔相戀的偶像劇不陌生,由知名樂團「F.I.R」演唱的主題曲更是膾炙人口傳唱至今。時隔14年,為一圓導演柯翰辰的電影夢,《鬥魚》翻拍成電影上映,柯翰辰的姊姊,也是總監製柯宜勤接受本刊採訪,首度道出24年前接手公司,從設備租借、外包節目製作、拍攝戲劇到如今進軍電影,一路走來曾面臨的種種困境。

頂著一頭俏麗捲髮,帶著爽朗的笑容,完全看不出柯宜勤現年53歲,更看不出她已是2個孩子的媽。柯宜勤的兒子今年8歲,女兒7歲,「我兒子這次在戲裡飾演小單子喔!」她向記者秀出了手機桌布,上頭有一雙可愛的兒女,和她長得真像,談到孩子時幸福的神情溢於言表,無不透露出為人母的慈祥。

為助攝影師弟回國
重整公司轉做內容產製


20多年來,製作了多齣膾炙人口的節目、戲劇,但其實剛開始,柯宜勤和柯翰辰的影劇路,走得就和這些戲的劇情一樣,一波三折。

在爸爸的支持下,莫約24年前,出身攝影師的柯翰辰開設了多曼尼公司,接起節目與戲劇的外包案,出借器材、協助拍攝。但由於是技術人才,又常忙於拍攝而疏於管理公司,使得開出的支票全數跳票,稅金問題也一團糟。在美國學商的柯宜勤,才在父親的勸說下,回國進入弟弟公司,協助重整財務並加入經營。

「姊,我們應該要趕快從硬體轉到做軟體。」由於器材方面難與大公司競爭,於是兩姊弟決定讓公司轉型做「軟體」,也就是開始「產製內容」,而不再只做出借器材的生意。

負債曾高達7百萬元
天天跑銀行軋3點半


轉型初期,姊弟倆接了大量的旅遊節目以及「工商簡介」和保險簡介,再將帶子拿回台灣吸引投資人。

柯宜勤回憶道,有一回上海的案子沒拿到錢,還倒賠了100多萬元。「這還不是最多的,公司初期的欠債最高峰是700萬,那時常失誤或被騙、被倒錢。柯宜勤說,那段期間簡直就像世界末日。

「我覺得那是最慘的時期,每天都在軋3點半。」柯宜勤還記得,當時她常在公司巷口走來走去,煩惱應該找誰調錢。那時她公司後面有間土地公廟,「我每天晚上幾乎都要去土地公廟,祈求明天的3點半可以過關。」有時土地公廟關門了,她就在門外拜託。

開始經營公司後,才知道做生意「不怕沒錢,就怕轉不了錢。」負債纏身的日子,柯宜勤每天都在趕3點半,四處借錢週轉,甚至翻報紙借高利貸,就為了維持在銀行的信用,深怕任何一點不良紀錄,會影響到日後與銀行的融資。「我都翻報紙,也沒有熟識哪家,只要是有放高利貸的公司我就打去借。」她記得有一年,發完年終獎金後,公司只剩下2千元,她和弟弟一人分了1千元,「那就是我們的年終。」

全文未完,看更多請見《Money錢》2018年9月號第132期

理財工具推薦

下載Money錢 - 理財知識隨身讀APP

提供最優質的財經文章、影音

1.股市、保險、房地產,掌握最新財經動態
2.專家、名人駐站,提供深度產業分析
3.課程、影音專區,讓動手深度學習

下載【Money錢 - 理財知識隨身讀】,提前預約財富自由!

推薦閱讀